Xiaoben

2018.7.13

    我希望我的生活是直接的,四四方方的,该是什么样就是什么样的。所有的付出都能收到结果,所有的用心都能获得赞美,所有的等待都能看到尽头。嘿但并不是这样的啊,冰箱里的茄子莫名其妙措不及防得就烂掉了,放久的苹果也是,咬一口有烂有甜,心里也满是无可奈何。看都没看都被我扔掉了,或许可悲的不是它们,而是我。

    平时生活得歇斯底里的人也许也有着细腻感性的心,沉默无言的人的内心未必就不在呐喊。正是这种复杂性让每个人每个个体都显得那么迷人。和众人在一起时,我总是能以充满动力的状态去蹦去展现。但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却偏爱静止着,听慢慢的静静的歌。怎么也听不来快节奏的旋律,而越是孤独的伤心的声音越是能唱进我的心。哪怕是在工作,哪怕是在运动都是如此。不是说我是一个内心悲怆,无病呻吟的人。相反,我是一个格外乐观向上的人。那这又是为什么呢?也许是因为在世界外面如白色雪花噪音的干扰里面,太想寻找自己心里的声音了。你看,这个我们日日夜夜都在生活都在互相影响的空间是多么像一个放大了的巨大KTV。有的人雀跃着去展现着自己的歌喉,有的人在推推捧捧中羞涩得嘟囔着拒绝,还有那些坐在角落无言喝着闷酒的人啊。歌声是虔诚或是深情,是天真或是伤心,恐怕都与我无关。

    因为我在你们找不到的地方数着我自己的日子。


2018.7.11    

    今夜的风微冷,轻轻得穿过我的皮肤,穿过我所不及的地方。值班的地方,身后就是一个废弃的一张课桌大小的小喷泉。依稀记得去年当我还住在这里的时候,喷泉还是装盛着水的。现在已经满是泥土,从中伸展出嫩绿的枝条来,细数还数不过来。最中央是四五朵洁白的小花,那些像是会出现在人们梦境里的花。哪怕知道自然在无时不刻潜移默化得改变着环境,也知道不是只有我在忍受着漫长的一分一秒,年年月月。 

    但有时还是会被不经意间改变的事物所惊动到,就像这小小的喷泉,就像那些曾经近在咫尺却又触不可及的笑脸。但我明白,如果我想变得快乐自由,就不能在一个地方呆太久。要跟着时间从过去到现在,再到下一步,一分一秒不停地走。不在短暂的喜悦上做停留,不在孤独与痛苦上做停留。但看着旁边这些扎根的植物们,我又情不自禁得羡慕起来。其实它们也有轻盈的灵魂,谁说它们就被限制在哪里了啊。谁不都是一样的,走到这一步,坚持了一些东西放弃了一些东西,留下了一些东西带走了一些东西。生命被细分到一个个小片段,全都是那些来来往往的获得与给予。如果知道这些都是必然发生的事,你的心里是否会轻松许多呢。

    微风和土壤有着同样的重量。

    梦和现实都是平等公平的。

    将要到来的和已然发生的,

    都是我欣然接受的。

2018.7.10
    可能是年龄大了,想的东西少了。也有可能是故意忽略了很多生活里的细节。但这绝对不是我的意图。平日里脑子里只言片语的碎片,很难拼凑出像话的画面来。

    夏日里的生活像一场梦。梦里面经常有时而紧凑时而松弛的剧情,而那些不紧凑的就会被轻而易举得忘却掉。 现实生活里也是这样 大多都是松弛的,拖沓的,毫无吸引力的。经常走到太阳底下就想退回来,思绪走出去太久也想退回来。我能听到的警笛声都是毫不相干的遥远的 而我听不到的可能已经猛然击中我了。前些日子,在厕所里看到一只小虫子。细细的想这虫子会从哪里来,却怎么也想个不明白。太多莫名其妙得发生着而又想不明白的事情了。

    能有谁来教教我如何去接下生活中这些突如其来的结果。在漫无边际的长夜里端坐的我总是在想着如何去度过这些时间丢给我的一分一秒,幻想着坐在金碧辉煌的大厅的中央充满压力得看着五颜六色的光直到变成色盲。鲜艳的颜色看多了就会失去对颜色的敏锐感,所以我也就对这分分秒秒的时间感到麻木了。

一三年时的碎笔。

那么多年过去了,想了更多,写得更少。那些从前的问题却总是没有想出个所以然来。所以一切到头来都是徒劳的。

2018.7.10


I. 在人生边上说点话

                                                                                                      ——重新读了一遍高一时写的关于《写在人生边上》的读后感,于是结合现在的心境与境况,再谈点关于人生的东西。我愿意每个星期分享一篇短小的有独特主题的话。就这么简单。

    

       有的时候——我总是喜欢说有的时候,就感觉我好像活了好久似的。——总是觉得自己是个判断能力很强,对什么都看得很清的人。按照自己的感觉行事,成就了一些事,也伤害了一些人。在遇见更多人事的过程中,总是会与以前做对比,想起了很多,又忘掉了很多。于是开始明白受伤害的感觉,从抗拒,到现实,到接受,再抗拒。于是告诉自己,哈,这不就是你渴望的么。对啊,就是这我愿意追求的东西,我也为之留下愤懑的眼泪。

2013.10.28


II. 偏激

我知道我是善良的,我愿意做一个好人,虽然说什么是好人有很多种说法,但就算如此我也愿做所有类型打好人。还是无法避免得有偏激的性格,以前不愿承认,因为没有看清自己。我从森林走进城市,没有醒悟,森林还是森林,换了个样子而已。有时间想很多东西,公车上想,走路时想,交谈时想,想以前没想过的,没时间想的东西。对之前格外热衷的东西没来热情。于是我说,这么说我还是改变了啊。不啊,你没变,你只是看清了以前的自己。改变是要抛弃些东西才能实现的。

        有的时候你还是会沉溺于过去的东西,用过去的习惯,态度,心境去对付不同的境况。苹果在冰箱里久了会自己腐烂,拿出来烂得更快,因为它无法改变自己。喜欢对自己说,岁月要教会我们的就是让我们更能包容世间万物,于是我们这些事实上都不清楚岁月到底是什么的人,都已经回不去了。有些人总是觉得有些决定做出来命运就改变了,殊不知,如果没有什么所谓命运的东西.下一个瞬间取决于现在的每一个先决条件已经过去对现状的影响,未来该是什么样子并没有原本就决定好,世界以因缘和合的形态呈现在我们的面前。可以说一切都是合理的,也能说一切都是不合理的。所有的人都是愚昧的,所有的人都是智慧与救赎(salvation)的化身。这不是偏激,而是自在了。   

2013.11.1


III. 余地

  凭什么要给自己留有余地!有些人害怕受伤,有些人恐惧失败,有些人小心谨慎,在每一个决定背后都会给自己留下充足的余地,以期在受伤之前能够全身而退。而余地从来是理想主义者的白日梦,期望余地可以一次次拯救自己,从变化多端的现实的魔爪里。如果有绝对的胜利者,那么余地将是他的奖杯,他的指令,他的余地。但这个社会从来不会有绝对的胜利者,余地将会是不属于每个人的奢侈品。人在一次又一次的幻想中踌躇,余地会成为他们不折不扣的包袱,压得你喘不过气。这是一种无效的精神胜利法。在现实里,每个人都是胆小怯懦者。常常会有恐惧感,来自未来可能被社会抛弃的恐惧,在人生这场马拉松里,被恐惧压抑得颤抖得小声得说,我好累,求求你,让我停下来吧,或者,也许我还有别的路,不愿再继续当下了。但你会更加恐惧,因为你发现一切还在继续,试图给自己留余地是在那个没有winner和loser的世界里童话。

       多么充满朝气的呼喊!凭什么给自己留有余地!或者说,经历了一些事就会发现我已经慢慢没有勇气给自己留余地了。没有追求的人,或是追求失败的人会偷偷在眼泪背后说,停下来,让我歇一会吧。

2013.11


IV. 从前

从前,我从来不会去读顾青青写在黑板报的字,因为觉得黑板报早已失去了应该有的意义;从前,我绝不会问自己什么合理什么不合理,什么有意义什么没有意义,因为觉得我做的事都是有意义的,哪怕确实做了错的事情,也会为自己辩护:我从不做没有意义的事。这是一个怀疑与真理互相斗争的年代。而用于躲避责任和回避现实的口号是:存在即合理!

       一段话的好坏,有时候取决于读的人的心境。我愿意摘录顾青青在我们最后一次黑板报上抄写的话:

       我们每一个的人生际遇不尽相同,但命运对每一个人都是公平的。也许我们每一个人都有自己无法实现的梦想,也许理想和现实总存在着差距。那么,面对这些,你是无奈,是悲痛,还是积极进取?悲观失望者一时的呻吟与哀嚎,虽然能得到短暂的同情怜悯,但最终的结果是别人的鄙夷和厌烦;而乐观上进的人,经过长久的忍耐与奋斗,努力与开拓,最终赢得的不仅仅是鲜花与掌声,还有那些饱含敬意的目光,如果我们能保持一种健康向上的心态,即使我们身处逆境,也一定会有“柳暗花明”的那一天!

        圣经上说,戒律是罪恶的尺度,因为有戒律才会有罪恶的存在。在人将自己作为大自然的尺度长达好几个纪元以后,当我们再次考虑从前是什么样的,将来又是什么样的,是不是会有不一样的感受。

        在不同的山顶上,我们演唱着不同的歌剧!

2013. 11


V. 新时代

 曾经接触过一些培训,讲的是一些很稀奇的东西,每每会提到“吸引力”“爱”“每个人可以做自己想要成为的人”,后来看到有人称呼其为成功学,顿觉格外高深,有为称赞,有为诟病。而在学习comparative religion 的过程中,了解到了这么一个名词,new age movement。一番了解下来看,惊人得发现,原来那些被套上成功学面罩的学说应是新时代运动的产物。按照真正的逻辑来讲,“吸引里法则”“爱的力量”反而是新时代运动的中心思想,成功学反而是其间影响出来的小学说。

       而这里的新时代,不是过去的某一特定时代,也不是现在这个时代,而是马上要到来的时代。在这里反而觉得成功学不足为道了。虽然新时代运动是由宗教因素引起,但我更愿意理解其为超越了了宗教活动的人类历史进程的发展。人类花了上万年由原始社会发展到物质健全的社会,当然物质健全并非绝对的说法。但我们确确实实开始从了对物质的探索逐渐转向对“心灵”和“精神层面”的求索。而很多人相信下一个时代,人类的意识会遭遇一个很大的转变。事实上这一运动同样也可以理解为是宗教理论间的高度包容,以及对观念“everyone can be God through spiritual practice“的树立。

       但是,在伴随着对未来判断的论证时,出于对精神探求的渴望(desire),人们出现了对神秘力量的崇拜,并无视了人固有的罪恶,这个罪恶可以指基督教里的sin,也可以是佛教及印度教的karma,而并非表面意义上的罪恶了。这是一个问题,我们该选择相信什么?

       印度人Red Jacket在给一个欧洲传教士的lecture里说到:

       “You say that you are right and we are lost.How do we know this to be true?”


VI. 哥哥

       美国家庭有哥俩以及一个妹妹,经常看到哥哥利用弟弟不懂事而占便宜,耍花样以多玩几次游戏,多吃点糖。有一次看到tyler(哥哥)和Alex(弟弟)玩游戏,说好了兄弟两个轮流玩,每一次tyler玩完了就会撒谎没玩完,被看穿了就赖皮说再多玩一次,大人下令把电脑给alex,他反而很愤懑得把平板电脑摔给弟弟,恶狠狠得说:你玩完了,马上给我!而事实上,Alex从来不会赖皮。

       我清楚看到一个处在价值观塑造期的小孩子心里面的丑陋的一面,谎言,暴力,滑稽,尽现无遗。很难想像他会教给弟弟些什么东西,教给妹妹什么东西。

        我也有个哥哥,一个已经做了我十七年哥哥的哥哥。而说白了,我很庆幸我的哥哥所展现给我的,是人性里最美好的一部分,我很感谢他将我塑造成了现在的我,而不是凶恶的我,自私的我,愚昧的我。很多故事不想说,也没有必要说,没有人会真正领悟里面蕴含的东西,没有人。如果必要,我只要拿我的眼泪告诉你们,拿我的呼吸告诉你们,拿我的心脏告诉你们,我感谢我的哥哥,我爱我的哥哥。

       所以这个世界,我总有些事情是要跟你说明白的。
       可能我将来成为了一名老师,我会有很多很多的学生。那么我的学生们啊,请你们一定要感谢我的哥哥;可能我将来成为了一个改变世界建筑风格的建筑设计师,那么那些欣赏我作品的人们啊,请你们一定要感谢我的哥哥;又或者,将来我若是一事无成,也许我在寒风中死去,在风暴中湮灭,在碌碌无为的人生中化为灰烬,无论如何,请你们:
      一定要感谢我的哥哥。


VII.越单纯越幸福 心像开满花的树

转眼到秋天了。       

除了这句话,我也找不到什么可以来形容我的心情了。       

有的时候发现,在这里无论如何是好天气还是坏天气都很漂亮,而我说的漂亮就绝对不是心旷神怡了。在阳光会很刺眼的时候,在阳光可以蹿进思绪的罅隙的时候,是足以让我可以忘掉自己在一个另外的国家的,是足以让我可以得以不用挂念很多未来的东西的,是足以让我,开心到一下子掉进莫名的悲伤的。有的时候,天空会布满阴霾,那是通透的灰色,淡淡的水银色很漂亮,是低音的小提琴的声音。漂亮得让人心情很沉重,很难以掌控自己。        猛然发现秋天其实真的是一个很漂亮的季节。我时常会想像以前的学校现在是什么样的,是不是也落满了枯叶,如果没有人去扫干净人行道上的叶子会不会更美,也会想像以前的同学去描写秋天的修辞,如果他们真的有时间和心情去拥抱一个季节。而原本,我现在应该和他们一样,制定计划表,循规蹈矩得复习考试。《生活大爆炸》里,sheldon提及中国:我喜欢中国,他们知道怎么让人守规矩。我想是讽刺。

        记得当初在芝加哥机场,一开始看到了很惊人的风景:风暴来临,天地被分成了两份,左边是白色,右边是黑色,机场里白亮的灯反而让人很无助。我耳边完全充斥了嘈杂声,在接下来滞留的十个小时里。有一个来自东北的留学生很照顾我,我还很清晰得记着他的东北口音,还有一个跟我聊了好久的美国女士,帮我很多。虽然最后航班取消,虽然他们的帮助没起作用,虽然我甚至连他们名字都不知道,但真的很谢谢他们在我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在我身边。我很懂得感谢别人(希望如我所想),我更想学会如何更好得帮助,保护别人。

       事实上,我不是一个很能让人顺心满意的人,我很讨厌犯错,让人失望,因为我怕输。但有些事还是会无法遏制得发生。我也总在让别人满意和做自己喜欢的事之间进退两难,人不单单要承担自己的责任,而循规蹈矩往往更能让人满意不是吗?大部分的人讨厌改变。

         我一直在问自己我要的是什么样的风景,我的价值在哪里?秋天确实是一个适合思考的好时节。最近跟着shane在外面散步,走在寒风里,落叶上,苍穹下。就会想起今年初的冬天,和伙伴们骑单车从旷野到城市,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蹿,在没有人烟的黑暗中摸索。我依旧记得跟哥哥说,以后再骑着单车去旅行,去上次你没吃到麻辣烫的那家店,我正儿八经请你吃顿麻辣烫。

        我是认真的。

2013.11.10